三川

屯摸鱼和负能文章的地方
我很懒
我喜欢自娱自乐

【嘉金】嘉德罗斯

 渣文笔瞎写产物x

借梗《高能预警》


金现在正和嘉德罗斯约会。不,用约会来形容或许不太合适,总之,他们俩在酒吧喝酒。金看着这个陌生人,金发金眸,一切都与记忆中的“嘉德罗斯”一模一样——但,这确实是金此生来第一次见到他。

——————————————————————

起因是,有一天,凯莉告诉金,嘉德罗斯跟她说找个时间把金约出来见见。

“嘉德罗斯?那是谁??”金疑惑。

“你前男友啊?你不记得了??”

“等等停一停!凯莉!我什么时候有过男朋友了??”

“就,你高中的时候啊,我还记得你的练习册啊书啊上面全写的他名字呢!”

“是,是吗…”

“你们还去约过会呢,这些我们都知道哦~”

金眨巴眨巴眼,渐渐在记忆中翻出了关于“嘉德罗斯”的事。

“我昨天在杂货铺碰到他了,据说他是刚回国不久呢~”

“…哦,凯莉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没啊,怎么可能?本小姐怎么可能认错人呢?反正我已经帮你约好啦,你们明天再你楼下的小酒吧碰面叭~”

“喂!凯莉!你又擅自给我做主张了!!”

——————————————————————

时间回到要去酒吧前3小时

    金坐在家中,他正在慢慢捋清思路。嗯?你说这之前的时间尽在干什么?金当然在脑袋一片混沌的情况下去放飞自我啦。

“嘉德罗斯…”金的手指吧轻轻敲打着一本纸页泛黄的练习册。

嘉德罗斯,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因为,这个人是金虚构的人。高中的时候,金的同学都陆陆续续有了男女朋友,就连平时看起来很胆小的紫赯都有一个超可爱的妹子做女朋友了!而金呢,平时跟他告白的妹子挺多的,当然也有男孩子,但金一个也不喜欢,没有原因,然后就一直这样单着。金一开始觉得这样也不赖,但当他的姐姐秋也跟着他的好友一起起哄让金找个女朋友的时候,金,饱受压迫的金,终于——拿出了他的笔,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大致构建了一个他理想中对象:嘉德罗斯。然后就在当天下午,金在所有人面前宣布了他与嘉德罗斯“秘密”的恋情。而在众人的各种询问下,金渐渐把嘉德罗斯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人了:金发金眸,外籍国人,年龄比金小点,成绩优异,武力强,态度高傲……

至于为什是个男孩子,那是凯莉一句:“瞧金那个样子,一看就是个小给佬嘛~”

于是金就在自暴自弃下把嘉德罗斯的性别定为男了。而后,这个叫嘉德罗斯的男朋友就出现在金的生活中。他们也有过几次“约会”:第一次实在市图书馆里,实际上金只是去那里找了些资料,然后在市中心的商业街独自逛了一下午;第二次是在骑马场,金在那里遇到了正在练习的安迷修,金通过乔装骗过理念安迷修,并且使“金确实有男朋友”的消息坐实,但是实际上金在那里写了一下午的生;第三次则是在汽车电影院,因为金当天晚上没有回家,所以众人都认为金是在这天丢掉童贞的,然而,你们懂的,金在那里看了两场电影,周围的车震亲情伴奏。之后就没有约会了,但也没什么必要约会了,因为所有人都相信了。但是过了半年,金对他的伙伴说,嘉德罗斯回北欧了,换句话就是说他们分开了。至于为什么是北欧,那纯粹是因为金觉得在北欧比在美国穿帮的几率小。

金曾经为嘉德罗斯画了一幅画,是张速写,寥寥几笔,一个少年跃然纸上。金把画挂在床头,时刻地提醒自己。不过他搬家时没有及时拿走那幅画,以至于金到现在都没有再见过那幅画。

金又回想起他以前的事,仿佛像是在弥留之际浏览自己段子的一生似的。金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自己的紧张,来迎接凯莉的一点也不好玩的恶作剧,或者真的与嘉德罗斯见面。金的心情如一阵乱麻,但该来的还是会来,金只好赶着时间出门了。

————————————————————

虽然说做了心理准备,但是,但是,要说是恶作剧的话这个人未免也太像嘉德罗斯了吧?!金在心里惊呼。

而那个叫做嘉德罗斯的男人,正坐在吧台前,右手执着玻璃酒杯,左手撑着脸,虽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却着实有一种不可名的气场包围着他。

——是嘉德罗斯没错了。金默默想道。

金抬脚,向嘉德罗斯走去。

“嘭嘭”

这是脚步声。

“嘭嘭”

不对,这是心跳声。

——明明一点也不想走过去的!!超不想的!!

但即使是在心中疯狂咆哮,金还是不受控制地被那个人吸引了过去。

“嘉,嘉德罗斯?”

“金。”嘉德罗斯抬起头,快速地审视了他眼前站着的人。“太慢了,渣渣。真是,迟到的功力还是一点没有退步啊。”

——呼咻!叫我渣渣的才是正常的嘉德罗斯吧!进度脑子里突然闪过这句话。

在两杯酒下肚后,金开口:“你,是虚构的。”

嘉德罗斯沉默半晌:“…渣渣你在说什么蠢话?我当然是真实存在的。”

金直视嘉德罗斯的金眸,一字一句地说:“不,你是我虚构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没有回应金,只是单纯地啄了一下金的嘴唇。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又咬上他的唇,在酒精的刺激下加深了这个吻。

“你!!你干嘛!!流氓吗!!”说着便想要离开座位冲出酒吧。但他刚做出起身的动作就被嘉德罗斯一把拉住手臂,金色的眸子中倒映着金的身影:“渣渣,现在,你应该相信我是真实存在的了吧。”

金吞了吞口水,在嘉德罗斯的淫威下被迫点点头:“当然了!嘉德罗斯你当然是真实存在的呢!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呢哈哈!”

也许是金的举动逗乐了嘉德罗斯,他举起酒杯朝金示意:“为了我们的相遇。”

“为,为了我们的相遇…”

——————————————————————

嘉德罗斯坐在金家的沙发上。他环视了一圈金的屋子,不大不小,两室一厅,家具简洁装饰温馨,是那个时候,他喜欢的人家里该有的样子。——当然现在也喜欢。

实际上,金是嘉德罗斯虚构的人物,那是在他高中的时候,因为家庭的原因嘉德罗斯产了离家出走的愿望,但是他不能走,于是他就开始写文章,是他和一个异乡少年的故事。而那个少年正是金。金这个人物可以说是按照他对意中人的标准来设定的,而他本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出现“金”这个人,但世事难料,在他心血来潮到笔下人物金所在的城市旅游的时候看到了他。

是上天眷顾吗?嘉德罗斯在他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就被那个金色的身影吸引了。是上天眷顾吧。嘉德罗斯心想,他一定要抓住他。

于是,他设计了与凯莉的“偶遇”,并找到机会和金的约会,不,说约会或许不太合适,反正是两人的第一次正式碰面。

在听到金说:“你,是虚构的。”这句话时,嘉德罗斯心里不可否认地凉了凉,但立马又毫没由来地恼怒起来,接着他便吻了他。嘉德罗斯舔了舔嘴唇,回忆着金嘴唇柔软的触感。

“我喜欢他。”嘉德罗斯想。在接下来与金的交流中,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们拥有相同虚构的回忆,而其中的一切都是他,或者他们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安排的,甚至到了许多年后,到他们都成年以后,他任然会喜欢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爱好出奇地相似。

嘉德罗斯喜欢金的的一点就是金特别能带给他惊喜,就比如说现在——金从浴室走出了,浑身上下都发散着诱人的香气,睁着雾蒙蒙的漂亮的天蓝色眼睛,问他:“做吗?”

“哼,渣渣就是渣渣…”嘉德罗斯顺应着全身感官的叫嚣,起身,疾步,横抱起金,转身迈向卧室。

————————————————————

第二天金醒来后,瞄了瞄着身旁熟睡着的嘉德罗斯,又瞄了瞄自己,轻轻得笑出声。

完了完了,我果然还是栽了,这人是嘉德罗斯啊,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他。

“渣渣,乱动什么?”身旁人的声音中透出浓浓不满。

“对————不起嘛,罗斯!”金环住嘉德罗斯的腰,头蹭上他的胸口。

“呼唔…”换来的是嘉德罗斯式满意的声音。




评论(4)
热度(61)

© 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