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川

不要关注我
这里只有屯的图

雪景(博晴)

        作为名满京都的大阴阳师、深受众式神爱戴的安倍晴明,在冬日闲暇的时候总喜欢窝在博雅怀里。至于博雅呢?连远在爱宕山的妖怪们都知道他是最拿晴明没有办法的啦。
        就比如说,“博雅,可以帮我取一点清酒来吗?”
        这时候的的晴明总是笑着的,宛若一只卸下防御的、散发着乖顺气息的狐狸,不过总归还是一只狐狸的,博雅丝毫不会错过晴明眼底的狡黠。奈何,博雅在晴明面前就是不经撩,他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不料脚撞上了廊柱,吃痛地蹲下去揉脚。于是晴明的脸又近在咫尺了。
        晴明伸出手捧住博雅的脸颊,微微起身,就吻上了博雅的额头,如露水芳华般、转瞬即逝,还没等博雅做出什么反应,晴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老神在在地在那里坐着了,反观博雅,呵,那简直就是最不稳重的代表了,四肢僵硬,拄在那里,脸红得似乎都可以胀出血来,双眼看向那个悠闲的身影,活像是一只被勒住脖子的公鸡。虽然把三位大人比喻成公鸡在这里未免有些不雅,但确实这时的博雅就恰像一只公鸡。直到路过的式神小声嘀咕了句今天的博雅大人好生奇怪博雅才收起动作踱步去给晴明打清酒了。
        而晴明呢,晴明也不似表面上那样的从容,他只不过是比好汉子更会掩藏罢了。
在黑子落下第七颗的时候,博雅取清酒回来了,瞧见晴明正在与自己对弈,便默不作声地站在晴明身后。那料到晴明的目的并非是破局,而是为了讲咒罢了。其实说是咒也不太合适,不过意图是一样的,就是为了打趣博雅——他邀博雅入座,自己则拾起一枚白子,敲在棋盘上,落子,问:“三位大人怎的这般沉默?莫不是不愿与晴明对…”说话时他依旧笑若狐狸,而博雅的反应更是让他笑意加深,“晴明!莫要再打趣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下棋没什么感觉的!”这便是最普通,最博雅的,最令晴明喜爱的回答。
       “既然我的博雅大人不想下棋,”晴明挥手将摆好的棋局打散,“那我就来给你讲咒吧。”他信手捡起搁在软垫上的折扇,“哗啦”一下张开,奇巧地遮住了那一双正吐出令博雅头疼不已的话语的嘴唇。
        “…好!晴明!今日雪景如此美好!不如我们还是来喝酒吧!”如此这般便对上了一双勾勾的双眸。
        “好,喝酒!”
        半晌,博雅的声音又在外廊响起:“今天京都的雪可真大呀,外面除了那株樱花树就只有几稀杂草可见了。”
        “是呀,可真冷啊。”
        “晴明你带了暖炉吗?”
        “自然是有的,博雅要吗?”
        “不用,我有晴明即可。”
        “……”
        又是一阵无话。
        “博雅,你看外面那树。”
        “是一棵很老的樱花树呀,春天的时候可漂亮了。”
        “我还记得博雅你在树下给我吹笛子的事。”
        “那是在夏夜吧,那时有一轮漂亮的满月。”
        “我也是坐在这个位置的。”
        “不,你要再更靠我这边。”
        “是这样的吗?”晴明站起身走到博雅旁边。
——明明只是单纯地走过来要坐在我旁边,博雅想着,是了,要坐到我身边来,就是一件很平常的……而后他的脸又再一次地红了。
——罢了,谁叫我如此心悦他呢?博雅最后如是想。
         “对了,我还记得你有给我写过和歌呢。”晴明坐下后对博雅说。
         “嗯,四首。”博雅现在满心都被晴明身上的淡淡的体香吸引着。硬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那用“淡雪包裹下被初阳叩吻着的梅花”发出的气息大抵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博雅,你再给我作首和歌可好?”晴明躺倒上博雅的大腿。
        “作千百首都可以,晴明,只要是为你。”
        “嚓”,这是屋檐上的积雪落进雪地的声音,“啪”,这是暖炉泛起小火星的声音,“嘭!”“嘭嘭嘭嘭!”,这是博雅心跳的声音。
        于是博雅俯身吻住了晴明。

评论(5)
热度(27)

© 三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