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川

这儿是个懒人,平时就发发摸鱼
对喜欢的cp不拆不逆
特别喜欢甜文

哟,好久不见

1。
“叮——叮——”木质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红发少年,“请问还有客房吗?”
潮田渚抬起头张望了一下店门,扬起了一个微笑,“欢迎光临!请问要住店吗?”
两段声音重合,之后便是一阵沉默。
“那,那个,我这里还有客房,请问要住店吗…”潮田渚首先打破沉默,“呃,我叫潮田渚,是这家店的店主…呃…”
赤羽业盯着潮田渚,在看到蓝发少年脸颊微微泛红时,才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小渚,我是赤羽业哟!你是日本人吧,在这里遇到老乡真是一种缘分!嘛,你可以叫我业哟!房间几号,能带我过去吗?”
这里是中国,西藏,拉萨河边的一家小客栈,此时正值北京时间晚上九点整,现在这家店的店主正无奈对身旁那个自来熟旅客进行交流。“啊啊,是的,这周围是只有我这一家旅店。”“诶诶,你明明是霓虹人,为什么要在中国定居啊?”“…我可以不回答吗。”“耶?生气了?诶诶好失望!”“到了。”最后是潮田渚黑着脸对赤羽业下的驱赶令。
“不就聊了一路话么,哎呀…”咔嗒,赤羽业被潮田渚一脚踹进了房间。潮田渚在房外叹了一口气,为自己因无营养话题消耗掉的口水默哀三秒钟后便下了楼。而房门另一边,赤羽业倒在床上,掏出手机,一脸微笑着。“终于找到小渚了!>v<”群发了短信。
第二天潮田渚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哈…早上好赤羽君…”潮田渚打了个哈欠,“这么早啊…请问赤羽君有什么事…对了我还没开始营业呢…”赤羽业俯下身,右手握拳靠在门框上,头贴近潮田渚的脸,一双金色的眼直盯着潮田渚。蓝发少年被赤羽业如狼似虎的目光盯清醒了,红着脸说道:“赤…赤羽君…”“叫我业。”“哦,赤…业君,请问这么早叫我有什么事么?”“没事不可以叫你么?”潮田渚忍住抓起门边台灯扔向那张俊脸的冲动,说:“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关于叫醒我的。”“啊,这个啊,因为我想了解这周围的风景~”“门口左手边,地图自己拿。”潮田渚语气恶劣。“我知道啊~”“那!你!”“我想你带我去!”“…想找导游就直说。”潮田渚在赤羽业的目光中妥协了,他没有看到赤羽业转身后扬起了一个“得逞”的笑容。
最后,在潮田渚强烈要求下,赤羽业在他把所有客房都打理好了以后才一起出的门。答应赤羽业的要求时,潮田渚的心里就是有股“快赶紧答应”的冲动,而直觉告诉他如果不答应会被纠缠很久的。潮田渚看向他左边的人,心中疑惑。“哦呀?居然到草原了!”“嗯,这是XX草原,喜欢飙车的人经常在这里玩。”潮田渚指着前面的草原说道。“诶嘿~那小渚也是其中之一吗?”“呃,这个。”赤羽业转头看了一眼潮田渚,脸上带着了然的微笑。
中午,在领略完赤羽业的车技后,两人下车架起了烤架。于是——“业君!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烤架装备!”“这不是偷,是借~”赤羽业随后缓缓从背包里拿出了菜。“…这些菜,你!”“啊啦,小渚你一定不会介意这些便宜又好取的东西吧哈哈哈哈!”“嘭!”赤羽业应声倒地。接着他双手撑地,坐在地上,面带微笑,“唉呀,小渚不愧是小渚!果然又是这个反应~啊小渚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个表情有多么可爱!”潮田渚虽然对“果然”这类词抱有怀疑态度,但眼下还是午饭更重要——诶?“啊啊啊!业君!烤肉快焦了啊啊啊!!”在略微枯黄的草地上,有两道身影在慌忙跳蹿着。
“呼呼…”潮田渚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大口喘气着:“业君,麻烦你下次烧烤的时候看着点!”他无奈地对红发少年抱怨着。“是哒,下次我会注意的,小渚~”赤羽业有些无所谓地笑笑。“…”
在把剩下的菜吃完后,两人开始绕着草原中的湖转悠。高原上的风飒飒地吹来,吹过两人的鼻尖。“哎呀呀,高原上的风真是凉爽呢!”“凉爽…”突然潮田渚停下吐槽,并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皱紧了眉头。他掏出一张纸巾,将其举在了空中。“怎么了,小渚?”潮田渚没有理会赤羽业的问题,而是疾步走了起来。他身后的赤羽业在看到他的行动时,笑得欣赏和苦恼。待潮田渚照好一组照片坐在车上时,他看到车上已经摆好了一张地图,出自他旅店的。“谢谢。”他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了解他,但还是感激地看了一眼赤羽业,随后便专注地研究那张地图了。他时不时地敲敲点点,摇摇指南针,摇头点头。
“那还是我开车哦!小渚你违约了,记得我们的约定哟~”赤羽业的声音不适时宜地插了进来,潮田渚白了他一眼,“嗯,好吧,但麻烦业君你把我搭到店前的药店就可以了,你自己回去可以吧。”“诶,那药店离你的旅店有点远呢,你一个人没问题吗?”赤羽业提问。潮田渚笑笑,心里一片温暖,“放心业君,我又不是白痴少女。”


—————————————TBC——————————————
那啥,我就是作者菌,龟速更。这第一章还是我一姬友死缠烂打(划掉)催出来的。嗯。
我尽量不OOC吧,有的话请指出哦~一定改!
我是绝对强强党,所以小白文什么的不会存在!哦,一定发糖…
我在正文里一般都很正经,但下来一定是个逗比!哈哈哈哈…
这里杀老师不存在,小渚小业以前认识,至于疑点,那啥我就不透露了。还有我要胡诌,不科学不合理的,请不要大意的忽视吧!
文渣一个,请多指教!

评论(1)
热度(4)

© 三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