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川

这儿是个懒人,平时就发发摸鱼
对喜欢的cp不拆不逆
特别喜欢甜文

杂记

五、

“晴明!我带了酒来!”

“哦?这次是什么酒?”

“这可是稀罕的东西呢!”

“让我猜猜…是从大唐来的酒吧。”

“不愧是晴明!这你都猜到了!”

晴明笑而不语。

于是两人便在晴明家的外廊喝起了酒来。此时已是冬季了,平安京里一片雪白——晴明的院子也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

“博雅,大唐来的酒真是好啊。”

“那可不是,这是陛下上次给我的呢!叫…叫什么来着?算了不管了,喝!”

“喝!”

一盏茶之后,两人喝得有些醉了。

“这大唐来的酒,后劲好足啊…”博雅整个脸都泛红了。

晴明也不例外,“是…啊。”

这时,晴明突然凑近博雅,盯着这汉子的眼睛,几秒后,在博雅正想说晴明你身上的酒味好重时,晴明一把按住博雅的头,微一抬首便啄上了博雅的唇。

“?!?!”博雅被这个吻吓傻了,连忙后退想远离晴明,不料他身后有一根房梁。博雅一后退便立马撞上了柱子。随即他护痛地闭眼捂住头,蜷缩着。结果当他一睁眼,只见晴明匍匐状向他爬来,令博雅惊奇的是,他的好友,安倍晴明的头上竟隐隐可见一对白色狐耳,眼角变得更加狭长,神色因醉酒而愈显媚态,而他身后有几条绒绒的大尾巴正不自觉地摇晃着。

博雅觉得脸上更烧了。

“什么都别想了,看着我,博雅。”晴明一手扶上博雅的腰,媚然一笑,“爱我吗?”

博雅被这个笑容,不同于平时的一副漫不经心的浅笑,晃花了眼,“晴明…”

博雅觉得,他也是被晴明收服的一个式神啊。

“晴明!你!”、

“哦呀,那是因为酒里有咒。”

“又是咒?这次我可不信你,晴明!”

“那,喝酒?”

“不喝!”

“喝嘛~”

“…喝。”

 

(有人喊我码点肉,我送她肉渣…我我我是卡肉狂魔啊)

评论(1)
热度(24)

© 三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