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途川

这儿是个懒人,平时就发发摸鱼
对喜欢的cp不拆不逆
特别喜欢甜文

安好(博晴 晴博无差)

原著背景

一天夜里,卧在榻上的源博雅忽的梦见了晴明。大致的内容无非就是他与晴明一起去除妖的事。除完妖,博雅就醒了。这个梦里发生的并非是什么怪事,但是他对自己感到了不满。对,不满。不满?博雅,一个耿直的好汉子,居然对自己不满?为什么呢?博雅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是半夜醒来,且因是梦的缘由睡不着觉,无奈之下博雅只好踱步进入到自家院子里吹笛解闷。叶二发出幽幽的声响,似诉吹笛人心中不解的疑虑。这时,一阵带着桂花花香的清风吹过,博雅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停下吹笛,郑凯了双眼。只见庭院中有一衣着华丽唐衣的美丽女子,正楚楚地站在院中的水池前。“请问…”“早就听闻博雅大人的笛艺无双,今日有幸听到您吹的曲子,实在是觉得妙不可言,便想现身亲自感谢大人。不料打搅到了您的兴致,真是对不起…”

“无事,我今天也是心有不快才起身出来吹笛的,刚刚吹了一会儿笛子,已经平复得差不多了。”博雅心想,这女子不觉像是时间女子,而且她的出现也颇为怪异,倒像是妖姬。随即他又转念一想,晴明说过,妖物并非都是奸邪之物,就对女子放下了些许戒心。

“博雅大人,我能否请您再吹上一曲?若能再听一次大人吹的笛,那我就无憾了…当然,我可以帮助大人一件眼下难以解决的事,来报答大人。”

“没问题。只是这帮助就不…”

“不可以,我身无长处,也无财物,却能听见天上只曲,这教我…我只会用我微薄的妖力来回报大人,难道大人不肯吗?”说完只见这女子抬起右手遮住脸,低声哭了起来。

博雅,一个耿直的好汉子,见女人一哭便立马慌了,连声道:“好了好了,你不要哭了,我同意还不好吗?只不过你一介女子,站在外面总归是不好的,还是进来罢。”

听见此话,那女子才缓缓抬头,脸上泛着泪痕。“谢谢博雅大人。只不过我这不洁之身还是不进您的屋为好,免得让您沾染上了瘴气就不好了…”

“那好吧。还有一事,请问你的名字是…”

“叫我龙心便可。”

“好,龙心,这首曲子我便献给你。”

说完,博雅从怀中取出爱笛叶二,吹奏了一曲《怀锦》。笛音仿佛如极乐世界里的仙人才可能吹出的音乐一般,使听者被旋律所吸引而不可自拔。幸而今夜的听者只有这虚幻缥缈的女子一“人”,不然明日平安京必定又要多出几位痴人了。一曲终了,四下悄然无声,安静得不似在人间。

“不愧是博雅三位大人。”女子面露微笑,“那么龙心便告辞了,若大人有什么困难,只需念‘龙心’二字,我就会出现。”

“不必这么麻烦了,我现在就有一件无法解决的事。”博雅道。他想,在朝的时候,自己一介武士之事怎能叫女子来帮忙?若是遇到鬼怪…晴明那家伙肯定在。正好,自己有件既不是在朝的也不是关乎鬼怪的困难…

“哦?龙心愿帮助大人。”

“是这样的…”博雅给她讲了这个梦,将自己与晴明的交往与心中的“不满”告诉给了龙心。只见龙心先是眉头一皱,接着又倏地展开,恢复了笑颜:“博雅大人,您真的很在意晴明大人啊。”

“是啊,他可谓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知己啊。”

“那您有为何对这个,与晴明交友,或者与晴明相交往的生活有不满呢?”

“我…这…我就是不晓得才问你的嘛。”博雅老实地回答。

“那您有意中人吗?”见此,龙心突然转了个问题。

“这…暂时还没有…”博雅有点不好意思,神色有些不自然。听到“意中人”三个字,博雅立刻就想到了晴明,因为晴明老是拿“哎,难不成你有意中人了?”来打趣他。晴明这个人,知道他没有什么劳什子意中人,还笑他,真真是个恶趣味的人哪!

“看起来博雅大人在想什么人啊…脸上的表情哟…”龙心忽的打断博雅的思路,博雅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友人。”

这时,又一阵风吹来,龙心身上的桂花香味和着风飘进了博雅的鼻子。那种沁人肺腑的香味使他回忆起了晴明院子里的桂花树。相传在那棵桂花树上见到的人便是意中之人。

“当时…”我见到的正是晴明。这样想到的博雅露出恍然的神情,“晴明。”博雅不自觉地念出这个名字,意中之人,晴明,我的意中之人。

见到这样的博雅,龙心莞尔一笑,道:“想来博雅大人已经知道答案了你,那么龙心便不多做打扰了,先告辞了。”说罢便一个转身消失不见,留下一院桂花香。

博雅虽然为人耿直,但也是个聪明人,他立刻明白自己为何会不满了,那是因为他不满自己仅仅是作为友人与晴明待在一起,他更想要,更想要…想到这里,博雅用手捂着脸坐在屋前。当博雅明白自己的心意时,并没有过多地慌张,相反他很平静,仿佛这是一件平常小事。博雅明白,他对晴明的感情,就是平淡无波,却又分化不开的。

次日下午,博雅照常走到晴明家门口,在院外喊了句“我进来了”就径直走了进去。只见晴明还是一袭白色狩衣,随意地躺着。

“你是不是又问了句‘晴明今天在家吗’啦?”

“又是那桥式神告诉你的?”晴明笑而不语。博雅话虽这么说,眼睛却一直在盯着晴明的脸。果然是白狐之子,晴明的一颦一笑,都美得不似俗间之物,真好啊,我的意中之人。待到晴明的眼神飘过来,博雅转头看向了庭院。

博雅觉得,这份感情,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他告诉晴明。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平平淡淡的,其实也好,为何要不满呢?

“喂,博雅,喝酒!”

“喝!”

我爱之人故在,安好。

 

我我我渣文笔啊啊,不知道有没有写出看客们想看的…啊啊,有不对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还有曲子的名字是我编的!!

评论(2)
热度(42)

© 三途川 | Powered by LOFTER